德州扑克小游戏 > 大唐的盛世帝国 > 六十四章浑羊殁忽

博雅德州扑克:六十四章浑羊殁忽

  高仙芝和郑宏一行人离开了河州府,继续一路西行,走了三天队伍就到了鄯州,

  这里是陇右节度使的驻扎之地。

  按理说队伍路过此地,本该进城拜访,但是高仙芝却是下令全队不停,一直行军,众人皆是不解。

  高仙芝则说是安西军等着物资发饷,但是他的这点小心思郑宏还是看的出来,无非就是怕自己在陇右军面前漏了富,

  以免惹上没有必要的麻烦罢了。

  那十几车的手榴弹怕是陇右节度使还不认识,没有多大问题,但是那一千把明晃晃的陌刀,

  任谁看了不会馋的直流口水。

  可是你不想打扰陇右军,但并不代表陇右军怕麻烦,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一听高仙芝和郑宏一行人在鄯州不停,

  那是气的直跳脚,嘴里不停的骂着高仙芝不仗义。

  这郑宏是什么人,那是杨贵妃的义子,满朝文武谁不是翘着脚等着结交呢,为此哥舒翰特地是早比郑宏一天离开了长安城,

  然后就是一路快马加鞭,提前比郑宏早了五六天到了鄯州城。

  到了之后便是精心的准备,整个鄯州城那是净水泼街,张灯结彩的甚是热闹,为的就是迎接郑宏。

  如今郑宏不进鄯州城,那哥舒翰这的这一切都是徒劳了,于是才如此生气,而且他也知道,这必定是高仙芝从中作梗。

  “高将军,都已经路过鄯州城了,不去见一下哥舒将军,是不是有些不好???”郑宏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  高仙芝一摇手里的马鞭笑道:“诶,不妨事,这哥舒翰不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,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了,

  也将原因告知与他了,想必他也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?!?br />
  听了高仙芝的话,郑宏稍安,可是一旁的郭熙笑道:“其实高伯父也不必这般,如今已经到了陇右军的驻扎之地,

  敌国军队没有,就是盗匪流寇也是少见,你只要将让那些辎重放在城外不进城,哥舒将军也不会出城查看,

  那样的话,在这鄯州城休息一天也并无不可啊?!?br />
  此时的郭熙已经换回一身女装,军中有女子虽是大忌,但是她现在也是朝廷亲封的观察使,有军阶在身,

  所以就算以女装示人,那也无所谓。

  高仙芝一听郭熙这丫头猜出了他的心思,不禁老脸一红,郑宏在一旁心中是忍不住一乐,

  他还是有些搞不明白高仙芝为何会着这样,一千把陌刀竟把这位叱咤西域的大将搞得这般小气。

  其实也不怪郑宏这样想,他是一个现代人,从来没有当过兵的他不知道,此时车上的这一千把陌刀意味什么,

  那是可以装备一千人的陌刀队。

  规模上千人的陌刀队更意味着什么,那是足以左右一场大战胜负的关键啊。

  这时远处警戒的骑兵快马来报,说是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带着亲兵追赶而来。

  高仙芝一听甚感不妙,于是马上吩咐下面的人说道:“你们继续前行,没我命令不许停下来?!?br />
  郑宏看高仙芝下如此命令,心中很是无语。

  不一会,哥舒翰便追赶了上来,一下马便是面色阴沉的看向高仙芝,高仙芝自知自己此事办的不地道,

  于是只是在一旁不停的赔笑。

  哥舒翰来到郑宏面前打了招呼,甚至也跟一旁的郭熙打了招呼,但唯独就是没跟高仙芝打招呼。

  高仙芝有些尴尬的“嘿嘿”笑道:“我说老哥啊,你这脾气这还这么大呢,小弟哪里得罪你了?!?br />
  高仙芝不提还好,一提更气,于是哥舒翰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陛下那得了不少好东西,

  我今天就告诉你,老子不稀罕,我要是稀罕的话,会让你出了我陇右的地界,早就给你抢干净了?!?br />
  郑宏一听汗颜啊,这是节度使啊,还是土匪啊,说话怎么这般猖狂。

  而高仙芝好像也就吃这一套,急忙对哥舒翰笑道:“我的东西就是哥哥的东西,哥哥若是喜欢,拿走便是?!?br />
  哥舒翰一见高仙芝说话这般服软,心中的气就消了大半,于是说道:

  “陛下赐你的东西,我岂敢留下?!钡茄凵袼嫡饣笆?,不自觉的飘向那一辆辆的辎重车,然后又说道:

  “但我好奇这到底是送了你什么好东西,我去看看?!?br />
  高仙芝一见大事不妙,这个老东西嘴上说的冠冕堂皇,实际上还是惦记他的东西,于是急忙拉住他说道:

  “诶,车都走远了,你这再去也怪麻烦的,况且郑大人也在这呢?!?br />
  哥舒翰一见自己竟然把正事给忘了,于是便向郑宏告罪道:“郑大人恕罪,我这,我这与旧友久别重逢,

  一时竟然忘了郑大人您?!?br />
  郑宏一听有些想乐,“你们两个在长安城里跟我就喝了两顿酒,你这人坏的很啊?!?br />
  郑宏虽然这般想,但还是拱手说道:“无妨,无妨,哥舒将军乃是性情中人,与高将军关系也是非凡,

  真是羡煞旁人啊?!?br />
  郭熙在一旁看着这些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男人们感觉好笑,可是人家就吃这套啊。

  于是哥舒翰笑着说道:“何必羡慕,今天咱们就来个不醉不归?!?br />
  说完便吩咐随从准备了起来,这一准备可是把郑宏看的目瞪口呆啊。

  看着众人不停的忙碌,不一会,远处的一个亭子便被装饰一新。

  这亭子是土台上搭建的,设于官道旁,为的就是给来往的行人遮风避雨用的。

  可是由于年久失修,已经是显得破败不堪了。

  如今亭子里面被擦拭一新,地上也铺上崭新羊毛编织的地毯,一行四人脱鞋进了亭子。

  郑宏看着亭子中间支起来的烤全羊,还在炭火的烘烤下噼里啪啦的冒着油,那是馋的口水都流了出来,

  不禁暗暗想道:“老子在长安城里呆了将近半年,该吃的不该吃的都吃了,咋就把这烧烤给忘了呢?!?br />
  哥舒翰这时看着郑宏满是歉意的说道:“本来我在鄯州城都已经一切安排妥当了,就等着你们莅临了,

  可是最后还是错过了,如今只能在这简单的准备一下了?!?br />
  “一切安排妥当”,无非还是一些什么异域美人,也不知道是便宜了郑宏,还是便宜了那些美人。

  看着架子上的烤全羊,郑宏咽了一下口水说道:“无妨的,来到这西域,就该吃一下这西域特色,

  这烤全羊我很是喜欢?!?br />
  “烤”?一听这话,郭熙有些不解的说道:“烤是什么?这明明是炙的全羊肉?!?br />
  这宏一听明白了,原来这大唐何止是没有喝酒撸串这一说,竟然是连烧烤的“烤”字都没有。

  这烤字是后世齐白石经常到北京宣武门一家宛姓人开的烧烤店撸串,有一次心血来潮,

  为这家店题字“清真烤肉宛”,生造了一个“烤”字。

  对于这种咬文嚼字的学术问题,哥舒翰和高仙芝这种疆场打拼的将领来说也懒得谈论,所以也不在乎那些。

  哥舒翰手里拿着做工极为精巧的匕首,在烤的金黄的羊肚子上轻轻一划,竟然从里面掏出一只冒着热气的白鹅。

  此时的郑宏已经是看的目瞪口呆,这说好的烤全羊呢,怎么会有这种操作。

  郭熙看到此处也是欣然一笑,然后说道:“这居然是浑羊殁忽,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岭的居然可以吃上这种东西?!?br />
  哥舒翰看着郭熙如此,心中大感慰藉,手中的匕首飞舞,手法显然是加快了。

  当一个不算太大的肥鹅从羊肚子里拿出来后,哥舒翰叫来一旁的随从,吩咐他们将羊抬走。

  郑宏看着烤的焦黄的肥羊被抬走,甚是可惜,急忙出言制止,想要将烤全羊留下。

  哥舒翰一听“哈哈”笑道:“郑大人,那羊已经没用了,如今的好东西在这呢?!?br />
  说完便拿着匕首分解起了桌子上的肥鹅。

  一旁的郭熙见郑宏不认识这道菜,于是便不厌其烦的细细讲解给他听。

  听后的郑宏才弄明白,原来这道菜的主要食材是这只童子鹅,首先用火烧掉鹅毛,而后去除内脏,

  里面填充腌制好的肉和糯米饭以及各种调料。

  宰杀一只羊,除毛去内脏,将童子鹅放在羊肚子里,而后缝合好,放在火上慢慢炙烤,等烤好之后,

  打开烤羊的腹腔,“取鹅浑食之,”所以这道菜叫“浑羊殁忽”。

  看着为了吃一只鹅而浪费掉整只羊,郑宏也是有点搞不懂这唐朝人的脑回路,这应该就叫奢侈吧。

  哥舒翰小心翼翼的从中间将肥鹅切开,郑宏看见鹅肚子里也是食材丰富,不止有肉,居然还有米饭。

  郑宏浅尝一口,这米饭比普通的米饭要粘牙,想来是用黏米做的。

  这亭子里没有下人,哥舒翰亲自的为郑宏三人一人斟了一杯酒,然后敬道:

  “来,今天没曾想我们会在这荒郊野岭之上把酒言欢,倒也是别有一番风趣,我们干了此杯?!?br />
  众人也许也是被这豪迈豁达的氛围感染了,心情也是变的开朗起来,于是每个人都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  哥舒翰看着众人,“哈哈哈”的笑了起来,作为一个胡将,血脉里都流淌着都是胡人的血统。

  //www.7jpc.com.cn/books/27/27270/45593573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德州扑克小游戏 www.7jpc.com.cn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7jpc.com.cn
384| 884| 569| 319| 823| 781| 203| 480| 666| 143|